十里南贺川

尽染 下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

初秋季节滂沱的雨水将这片土地上烤炙了一整个炎夏的灼热洗刷干净。路面上的积水经过整夜的蒸腾,清晨时分已是全然干透,仿佛前夜的倾盆骤雨不过是一场惊梦,只有空气中残留的一层薄薄的凉意安静地证明着发生过的一切。淡得有些透明的金色自东方天际而来,带着暗暗躁动着的暖意,丝缕穿透天青色的潮湿。

三年级的学习生活已经开始了整整一周,可大家似乎仍未从悠长假期的慵懒中恢复过来。千里一如往日踏入校园的大门,她在这里唯一的挚友被分到了其他班级,这令她一时有些难以适应。明明只有过两年短暂的交集,她们之间的情谊,却宛如多年的知交。习惯了梅子常在左右的她,感到这校园之中,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生生掏去了一般,莫名有些空落落的。

打开鞋柜,一张素白的信笺正对折躺在室内鞋一侧的空处。

“对不起。果然还是没有勇气告诉你。父母在x县y市的工作总算定下来了。本来在这学期开始的时候,我就该搬过去随他们同住,可我终究还是死命拖完了一整个星期才办的转校。

“我喜欢这里,花费这整整一周,我已经很用力地把这里看够了。其实想来并没有什么好贪恋的呢。毕竟光是遇见你们,大概就已经耗尽了我毕生的运气,此刻的分别,我又有什么好埋怨的呢?

“你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大概已在新干线上了吧。我一直都有在想,该如何告诉你这件事情。可是想到了千百种言辞,还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口啊!所以才用了这样最糟糕的方式…真的对不起…

“这个世界上,有光明的地方就注定会有阴影,抱着同为阴影的觉悟,你我一定会再相见的吧。

“梅子亲。”

比起会意文字里所说的事情,更先出现在千里脑海中的,是梅子深夜缩在书桌前,紧皱眉头捏着笔杆写下这冗长而酸涩的段落时小小的身形。

虽然已经不在同一间教室上课,但明明每天中午都有像之前一样窝在天台的角落里一起吃便当,明明每天放学时都有一起走过去公交站台的路,明明一直在谈笑如故。怎么突然就要彻底从自己的生活里消失掉。

只怪自己糟糕的愚钝,又一次在梅子最需要的时候,没能给她一个依靠,就这样把她给弄丢了。

千里一点一点也不想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你“们”——这封信里唯一让她下意识一阵不快的词语,一瞬间又闪进她的眼中。她甚至顾不得提起地上的书包,转身飞也似地奔向自己的班级。

“有些话,再不好好去说清楚,就来不及了。”

教室门外的长廊上,浅咖色长发的少女迎着朝阳的方向定立,浑身笼着玫瑰的暖色。她的面孔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吐字的语气也凉得有些蜇人。磅礴的云蒸霞蔚倒映在她鼻翼双侧两枚小小的圆形镜片上,迷离而诡谲的图案缓缓变幻着,全然遮住了背后的那双眼眸。

她对面的紫发少年双手捏着那信纸,剑眉紧锁,垂头语塞。他的身影背着光,暗涌的煞气显得比平日更加浓重了几分。

“她心里苦,所以才那么爱吃甜的,可吃了那么多,怎么就没有人愿意疼她…!”少女咬着牙偏过头去,一字一句从唇缝挤出。不似方才强撑的平静,三言两语之间,她的腔调里竟不住地溢出盛得满满的压抑和悲伤,最后的字句甚至听得几丝隐忍的哽咽。

“已经够了啊!你们都是笨蛋吗!”沉默的煎熬之后爆出歇斯底里的破音,像是某种无由来的苦涩与酸楚在经久沉积后猛然决堤。她愤怒地夺过他手中的信纸,狠狠地跑开。转身之时,一滴泪珠从她的镜片背后滚落,反射着红日柔和的光彩,在空气中划出一小道晶莹的弧。

“我是…笨蛋吗?”

锐利呼啸的的风声刺痛他的耳际,头盔边沿露出的发梢迎风扬起。他紧攥着摩托车的把手,如风雷般穿行在左胁腹町的街头,面罩下的侧颜轮廓如霜。窪谷须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驾驭过这样的速度了,今日此时的他,感知着熟悉无比的风声,却是无有当年的跋扈飞扬。摩托车后座的侧边,还坠着另一个略小一号的头盔。

他怒目凝视着前方,盘错的青筋自眉目两侧的太阳穴渐次凸起。他骨节嶙峋的十指紧绷得有些发白,张扬刺耳的引擎声被他远远地甩在身后,留在他心中的声音,却是低微得近乎哀求。“神啊,求求你,请不要…这一次请不要再让我错过了啊…”

攥着最早一班开往x县的车票,他全力拨开拥堵的人群直奔站台。尚来不及喘息,抬头便见那业已启动的列车缓缓加速。

本能似的驱使着自己的身体追着那列车行驶的方向狂奔,却只能睁眼看着一节一节的车厢越来越快地远去。新干线的车身通体漆着崭新的亮白,反射出刺眼的金光,不可一世地疾驰而过,仿佛在嘲笑他的狼狈。透过车窗匆匆望见的数张脸孔,皆是淡漠而生疏。

“梅——子——!!!”他声嘶力竭,目眦尽裂,却一分一毫也听不见自己竭力咆哮出的那个名字。在站台的尽头跌跌撞撞地停下,他摘下眼镜,双手扶膝支住脱力的躯体,吐着粗重的喘息。那他一刹那他倏地全然明白了,这些年间镌刻在她骨血里的那种徒然之感。

哪怕,只是让她看见也好。

云散晴空,艳阳高悬,它慷慨地赐予大地之上每一处草木生灵以点点碎金,掩住了那一年早秋最初的萧索与飘零。懒于回头顾及他人的视线,他良久枯立,仿佛在弹指之间经过了几个世纪的光阴。他的背影宛如生铁铸成一般,将潋滟金光裁刻出好似一尊武士俑般的轮廓。

避不见,为相思,何如对面演相忘。



早春四月的s市冰雪初融,寒意未消。风起之时,或许还会夹带着几片盐粒似的细雪。略显纷杂的脚步声和低语声充盈着开学季h大的食堂,暖黄的灯光融进简洁而宽阔的厅堂,显得又气派,又温柔,正如这座校园一以贯之的模样。

角落的餐桌边独自坐着一位留着暗棕色齐肩短发的少女,周遭的热闹仿佛完全与她无关似的。眼前金灿灿的猪排饭正冒着甜香的热气,丝丝缕缕飘进她的口鼻,令她忍不住狼吞虎咽了起来。

走近细看,这少女的发梢有些干枯而蓬乱,像是未经认真打理。厚厚的刘海下,一对淡淡的黑眼圈浮在苍白的皮肤之上,深枣红色的瞳仁沉静而忧郁。身上淡粉色的棉衣显得比她瘦小的身躯偏大一号,遮住了她微弓的脊背。她脚上那一双栗色的棉靴,还残留着踏过积雪的水渍。

背井离乡,初来乍到,她对这里崭新的一切尚还完全没有适应——若不是因为在校园里迷路而错过午饭,此刻的她才不会露出这副夸张的吃相,好似她的某位故人。一边扒拉着面前的饭食,一边侧着脸透过落地窗端详行道边沿的残雪,路旁的几株山樱,纤细的枝丫上已是点了几处胭脂。

她看得出神,全然没有留意到刚刚在自己对面的座位上落座的少年。待她正过头看清他的模样,竟差点一口米喷他一脸!(但是h大食堂的猪排饭真的超好吃,她没舍得喷)

那个少年身着一件藏青色的呢子大衣,即使到了室内,胸前的一排纽扣仍是自上至下整齐地扣好。他的脖子上系着一条深灰色的格子围巾,样式简朴但却和他意外地相称。他白皙的面庞上五官的线条利索而分明,鼻梁上不知从何时起已经不再架着那副方框眼镜,一头紫发仍旧梳成整齐的中分。

“梅子同学。”是她最熟悉的他的嗓音,低沉中带着三分喑哑。他的口中吐出薄薄的雾气,好似刚刚从风雪载途中走进这温暖的室内。

这不是梦境,而是正在眼前发生着的真实。她太熟悉有他的梦境了,以至于可以毫不费力地分辨。

“诶?”她拼命警告自己不要去揭开心底冒出的某个最奢侈的期望,拙劣地试着用沉默去试探,可两行碎玉似的泪却先行于知觉从双颊滑下。

窪谷须赶忙起身坐到她的同侧,双手扶住她的两肩。她也顾不得许多,顺势攥住他胸前的衣料将额头顶靠在他的胸口。断线的泪珠汇成豆大的晶莹不住滚落,仿佛将经年的幽愁暗恨一股脑倾倒出来一般。

“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我好几次…好几次差点就坚持不住了!”梅子几乎无法控制自己已经泣不成声的语调,一声声像是刀子一样剜在他的心口上,令他心疼得仿佛要碎掉一样。他将她整个揽在怀里,宽大粗糙的手掌一下下轻抚着她的后脑和脊背。

他无法回答她的诘问——如果不能追上她的脚步,和她并肩站在这里,那么背负着因为自己的轻率和迟钝一次又一次的错过的他,作为一个男人,又何来颜面向她开口?

纵使不敢妄言去偿还这些年间她一人承受过的悲苦,但在此时此刻,还有很长很长的未来里,他都想守在她的身边,在这个倒错的世界里,许她一隅温柔。那些未曾说出口的话,哪些一直埋在心底的歉意,在以后的日子里,一定要好好地对她说出来啊。

“枯骨暗夜,自深渊绽出血色的玫瑰,向着那无言之冬,在永恒的冰原上寂灭成歌?”他流畅地念出这个句子,听得梅子脸登时一红,一把推开他的怀抱躲在一边钻起了墙缝。

果然没有理解错啊…窪谷须暗自在心中舒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多亏了自己某个好友日常的耳濡目染,他上哪猜得出来那时她发这么条动态的意思是说,自己的志愿学校是s市的h大啊!也是多亏了自己整整一年的拼命努力,虽说是体育生,但总算能够堂堂正正地站在她的面前,不再错过。

那一天透过车窗在远去的站台上看到的那个身影,穿着熟悉的青绿色制服,渺小而又声嘶力竭。原来,那真的不是幻觉啊。梅子的心里一阵酸一阵甜,好似同时打翻了柠檬汁和奶盖茶——明明好开心好开心,却怎么也止不住地哭得更凶了。窪谷须不知道,在无数次快要放弃的时候,死死拉住她的,正是那个一直被她固执地当做幻觉的身影啊。他也不知道,从那一天起,在他往后的漫长生命里,他周身锋利的紫色剑齿,都尽数晕染上了一层灼灼梅红。

日暮天青,华灯初上,残雪未消的长街上一蓝一粉两个身影,并排留下一串浅浅的足印。前面的路还有好长好长,但有你在侧,何需忧惧。

后来,梅子的那位故人,也来到了遥远的s市,紧挨着h大开了一家甜品店。若问一贫如洗的她哪里来的资金开张这样一家奢华高档的甜品店,据说是受了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日本第一财阀家族大少爷的资助。听说h大的某位紫色头发的在校生,还和店主发生过数起恶性斗殴事件,原因不明,但那些都是后话了~

评论(7)

热度(2)